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⺌⺌⺌ 麥田·裏⺌⺌⺌

⺌⺌⺌⺌⺌⺌⺌⺌⺌ ⺌⺌⺌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关于钱文忠  

2007-10-04 10:33:07|  分类: 『采访手记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 国庆前夕有机会专访了目前在百家讲坛比较火的钱文忠,也专门为了专访而了解了他的一些情况。有人说钱文忠为什么叫钱文忠,是因为钱多,文章好,忠于传统文化。简称钱文忠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钱文忠比较随和,和普通大学里面的教授没有显著区别,不过自从他上了央视的百家讲坛后就有些不一样。钱文忠很年轻,像个大哥哥而不是老师,看了一下,即便是今年他也才41岁,青年才俊啊!听说他应该跟钱钟书是一家子,理由是他们都是无锡人。不过后来没这种说法了,“钱”是江南大族,百家姓里紧挨着皇帝排第二么,要说无锡的姓钱的,估计扯来扯去都能扯出关系来,说他们是亲戚,几百年前估计是一家子。
  
  钱教授思路清晰,思想自由,风趣幽默,口才不输易中天,学识应该远超于丹。作为季羡林的弟子,北大学生,钱文忠身上有股自由的风气,同时也是一种傲气,不同于复旦大多数的其他老师。

        

以下为部分专访内容

     今年夏天,中央电视台“百家讲坛”又出了一个明星学者,他开讲的《玄奘西游》是《百家讲坛》有史以来收视率最高的节目,超过了于丹和易中天所创下的收视率,这个人就是钱文忠 。前不久,他来到台州,我们600记者专门采访了他。

[记者]应该说您说的是一个学术领域的东西,但百家讲坛面对的是普通的百姓,都说是众口难调,您是怎么调的呢?

[钱文忠] 百家讲坛不是众口难调吗?就像您刚才说的几千万口人,几千万口,那就调不了了,调不了我就负责调好自己的口,怎么调呢?就是把原来自己习惯的,受过严格学术训练的那种专业语言,改成大家比较喜闻乐见的,比较容易接受的,清新、准确而有通俗的语言。

钱文忠开讲的是《玄奘西游》,他讲述的不是《西游记》里面的玄奘,而是历史上真实的玄奘。钱文忠是目前中国懂梵文最年轻的学者,在他之上懂梵文的学者,最年轻的也有七十多岁了。他站在讲坛上引经据典,娓娓道来,事件发生时候的时间、地点、人名、物名讲得清清楚楚,滴水不漏,还不时引用梵文的读音,顿时就把电视机前的男男女女迷住了。“百家讲坛”第一期十二讲播出不到一半,钱文忠就成了名满天下的学者了。

[ 记者] 现在有一个说法,说您是继易中天老师之后的另一位新起的学术超男?

[钱文忠] 哪有这个说法?

[记者]网上都这么说。

[钱文忠]是吗?

[记者] 您喜欢这个称呼吗?

[钱文忠] 我是个男的这个是肯定的,但是不是超我就不知道了。我觉得是这样,那这些好多称谓放在“百家讲坛”这些主讲人身上,当然这表明媒体啊或者朋友们一种非常善良的医院,一种非常好的祝愿,甚至有一种非常亲热的调侃,我都理解,我都很感谢,但这总有些不伦不类的。

和传媒教授于丹的心灵鸡汤、文学教授易中天的戏品三国不同,历史教授钱文忠讲《玄奘西游记》,没有越界。钱文忠师从季羡林,继承师门衣钵,专门研究梵文和巴利文,《玄奘西游记》在他的治学范围之内。他也不戏说和猎奇,这在饱受学界非议的《百家讲坛》中实属难得。

[钱文忠] 玄奘身上的精神无疑是为了追求真理,而不怕牺牲付出生命的代价,而当他取得真经后,他不拿它谋官位谋取任何现实的意义,而是孜孜不倦地沿着这条真理终其一生地走下去,我觉得这种精神在今天还是非常需要的。

[记者] 您会以这种精神来要求自己吗?

[钱文忠] 我会努力,但我想我很难做到。

[记者] 我们知道您是钱氏家族的后人,钱氏家族出了很多的名人,譬如说是钱穆、钱钟书、钱三强、钱伟长等等,所以有人就这么说,是不是钱氏家族的人在脑袋上这遗传就跟别人不同呢?

[钱文忠] 你刚才提到的这几位都是钱氏家族的骄傲,我们这个民族的骄傲。那作为我来讲,像钱穆先生这样我都不可能见过他,因为他很早去了海外,在台湾过世。钱钟书先生我见过,但是见面的机会不是很多。但对于我来讲,我也跟别的年轻人一样,通过读他们的著作来领会他们,来接近他们。但有一点可能和大家不同,你从小在家里,或经常听长辈提到这几个名字,那你从小会觉得,有一个目标,你可以朝这个目标去努力,这是不一样的,如此而已。

无锡钱家,是一个哺育出许多大师级人物庞大的江南读书世家。作为钱氏家族的后人,在钱文忠看来,钱氏家族是一个氛围,对他来说是一种潜移默化的影响,主要还是体现在家教上,它确实有一种洗尽铅化的作用。

[记者] 那您觉得这个家族对您来说有什么影响吗?

[钱文忠] 我想一个家庭的氛围,对任何一个人的成长,都会起潜移默化的乃至决定性的影响作用功能。那包括我父母也好,他么不会去干涉我对专业的选择,他们会鼓励我多阅读,他们会非常强调对传统文化的尊重。对传统待人接物礼节的一种规矩,这个当然是非常具体的影响。

[记者] 那您也是继这些老前辈之后的另一位名人?

[钱文忠] 差的远,人名,我觉得赵本山的这句话是不错的,许多名人基本上是个人名而已,我更是个人名而已。

作为中国人,钱文忠肯定认为自己的人生是在延续家族,当然同时也有自己独立存在的价值、意义。在采访中,钱文忠告诉记者,他的家族,尽管也出了一些人物,但和那些王谢巨族相比,也只不过是江南水乡一个清寒的读书人家。因此,既没有重振家族的雄心,好像也没有感觉到这个必要,只希望他和他的孩子不堕家声。

钱文忠还说,自己以前到过很多次台州,对于台州还有一种非常美妙的情愫。

[钱文忠]钱氏是越王后裔,吴越王有个玉玺,他的印文叫做吴越王宝丹书铁券,应该说是台州有一个姓钱的应该叫做宗亲,在很多年之前捐献出来的,我们这个家族在11月初在杭州有一个宗族的活动,然后会到临安去祭祖,这大概是钱氏家族五、六十年最大的一次聚会,我们非常想找到这位宗亲,也非常感谢他把这个传家宝在他手上保存了千年之久,并且捐献给国家,我们非常感谢他,我们一直在找他,但是一直没找到。

上海学者钱文忠颇有传奇色彩,早年考入北京大学梵文巴利文班,师从季羡林,在北大不到两年,钱文忠就被送到德国去留学,在德国留学不到两年就获得了博士候选人资格。岂料回国后遭遇变故,90年开始经商,五年的下海经历让钱文忠在经商赚钱方面也得以一展长才。

[记者] 我们了解到你除了是知名的学者,还有一个身份,一家上市公司的董事,成功的商人,我觉得商人和学者之间两个的领域是不一样的,您是怎么协调的?

[钱文忠] 这里面有一个误解,因为我有一段时间不在学术范围内工作,这段时间大概有5到6年,那么这段时间呢,我这个人大概是闲不住,就创建了几家企业吧,那么大概有一两家企业,现在不知道怎么搞的,规模比较大,我也不太知道的。我本身对生意是毫无兴趣的,我的确是毫无兴趣,第二我也不懂,我完全不懂。现在这个企业有专门的团队在管理,我一年也不会去两次,但是有件事让我很感动,我第一次意识到我还是一个企业的董事,我在博客上或在网络上看到有一个人在讲,有一个小孩子他讲,哇,钱教授是我父亲工作的企业的董事长,我突然想起我还有这个身份,所以这个身份离开我是非常遥远的,那是一个偶然,就留下这么一个结果,所以我不会去管理它(公司),我对它没兴趣。

[记者]那是不是觉得自己比较幸运的?很多人就没有这样的偶然?

[钱文忠] 这就没办法了,这也可以说是一种幸运吧。

钱文忠的私人藏书有六万册之多,他不但有房有车还有专职司机,这在教授中很罕见。五年成功的经商经历,用钱文忠自己的话来说,所赚的钱足以供养他“玩”学术以度余生。

[记者] 平时我们大家说的是做学问,讲的是治学严谨,我看到您对学问用了一个特别的字眼,用玩字?

[钱文忠] 我玩学问是这么个意思,不能把学问当成是谋生的工具,我曾经举过这样一个离子,如果你爱上一个人,你不舍得她出去奔波,只要你的条件许可,没有条件你没办法。同样学问也是如此,你爱它,你真正喜爱它,你是不会让它成为你谋生的手段,你愿意把它当成你最心爱的东西去呵护它养护它去灌溉它,你不会指望它给你产出什么。

陈寅恪先生说过,要保持精神独立,学术自由,便不可以学术谋生,最好是以经商为生。钱文忠践行了这一观念。每周二,他带着司机到复旦教课,逛书店,抱回一堆书。剩下的六天,大部分时间是他颇有点自嘲味道的“玩”,间或照料一下生意上的事情。

 [记者] 我在网上看到一种说法,钱老师叫钱文忠,他们对你的三个字都做了别的注解,钱是钱多,文是文章好,忠是忠于传统文学,您怎么看这种说法?

[钱文忠]这个很麻烦,第一我钱肯定不多,尤其是浙江讲钱多是很没意思的问题。第二个你说文章好,我也觉得不够好。忠于传统文化我是做到了,我只认可最后一个字,前面这个评价我觉得是一个美好的祝愿,是很美好的揣测,如果真的这样当然高兴得晚上睡不着觉了,这很难。

采访结束后在书城随手拍了些照片 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33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